《啄木鸟侦探所》:用二次元的方式普及日本现

时间:2020-05-23 06:02

说《啄木鸟侦探所》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绝对是褒义的。

这部汇集了众多人气男性声优的四月新番改编自日本作家伊井圭曾经获得第三届创元短篇推理奖的同名原作。故事的发生时间设定在日本明治时代末期,著名诗人石川啄木(CV:浅沼晋太郎)和他的学者好友金田一京助(樱井孝宏)在文学创作之余同时肩负起了破获发生在东京的各类谜案的支线任务。与此同时,在两位主角身边还围绕着由其他同时代文学家所组成的豪华“智囊团”:从略带中二的芥川龙之介,推理才华横溢的江户川乱步再到充满权威感的夏目漱石和森鸥外。虽然片中文学家们的“转行”不少是迫于生计的压力,但正如啄木所说,吟诗的诗人和破案的侦探都需要具备对生活细节敏锐的洞察力。也因此,这一基于实际的虚构设定也格外具有说服力。

《啄木鸟侦探所》海报

全片开端第一句话就“大刀砍来”:略显苍老的金田一京助通过回忆与已经逝去多年的好友啄木之间彼时的羁绊而拉开了故事的帷幕。第一集的案件围绕着一个大财阀老板的佣人被残忍杀害展开。可能是出于要在有限的篇幅内介绍完主要登场人物的原因(又或者要埋长线?),这个应该是动画版原创的故事似乎在没有彻底解谜的状态下就戛然而止。紧接着登场的第二、三集则更忠实地改编自原著里《魔窟的女人》这个短篇。在浅草红灯区冒险的两位主角突然以嫌疑人的身份卷入了一起充满了情欲的凶案中,而事件最后充满了遗憾的真相更是让人唏嘘。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故事基本上也会以两集一案的节奏讲述完原著里剩下的四个短篇。

《啄木鸟侦探所》剧照

从内容上说,改编成电视动画的案件在侦破的节奏以及真相的揭秘上总让人有种“中途半端”的未完成感。剧中对案件的侦破并不完全建立在对人证或物证的观察与推敲上,更靠各位侦探类似于“虚构推理”的脑补来逼近最后的真相。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你只看了题名就想当然地以“本格”的心态来观看此番的话可能只会失望。

另外,虽然两位男主之间“天才/傲娇”加“凡人/忠犬”这种“福尔摩斯-华生式”的设定十分好嗑。但相较之下,庞大的配角群的存在就显得太过薄弱。这些角色要不是在故事线中突然消失,要不就是被强行加上一句无关台词。考虑到他们是原作小说中没有的原创角色,只能让人怀疑这种设定是出于制作组试图增加作品人气的企图。

《啄木鸟侦探所》剧照

但正如开头所说,本番在内容上的短板完全被它在形式上的出色所救活。模仿幕末明初在日本流行的浮世绘等木版画的细腻色调给整个动画增添了一种舒适的复古味。而各分镜之间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转场也给人一种一气呵成的快感。当然更值得称道的是动画在时代细节上的还原。大到作为社会背景的矿山事故、浅草私娼,小到当时畅销的《万朝报》,甚至是背景里位于东京御茶水的尼古拉教堂都是按照它在1923年关东大地震毁坏前的样式来描绘的。更不用说作为点睛之笔的片尾曲是对大正时代的流行曲《贡多拉之歌》的再编。

《啄木鸟侦探所》剧照

其实制作组的这种用心在片尾的致谢名单中就能看出。来自数个文学纪念馆还有剧中出现的文豪后人们的参与。让《啄木鸟侦探所》的故事在虚构之余多了一丝现实主义的味道。而巧妙穿插在剧中的年仅26岁就告别人世的天才诗人石川啄木的名句和对其他文学家作品的致敬,也让本番可能会成为继《文豪野犬》后又一部以创新的方式普及日本现代文学知识的二次元作品。